劳务输出:凉山扶贫的诗和远方

2020年12月02日 15:17:13 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李杨]

在广东佛山凯洋医疗生产车间,喜德县彝族员工俄木木加指导女员工沈依者操作机器。本报资料

今年3月,全州启动“春风行动”,为外出务工的贫困群众保驾护航。图为金阳县派出专车护送外出务工人员安全到达务工地。龙卜哈 摄

  这是凉山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劳动力转移。每年有上百万的凉山人奔赴广东、浙江、山东等我国东部发达地区,他们背负家庭的希望、脱贫致富的梦想,走进现代化的工厂,走上流水线。

  这是凉山改革开放后持续不断的大规模的财富转移输入。输出地是我国东部发达地区,接受地是西部我国脱贫攻坚主战场的凉山。每年上百亿的资金通过这些外出务工的凉山人,流入千家万户。

  己亥末,庚子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神州。城市封闭、工厂停工。而和其他劳务输出地区不同,春节前后,正是凉山务工人员外出的高峰期,但此时,凉山数十万的外出务工人员被疫情堵在了家里。

  3月,当疫情被阻击,东部企业开始复工。和东部企业复工同步,一个名为“春风行动”的帮助农民工返回东部务工的行动在凉山各县市展开。

  3月18日,越西县77名农民工在2名帮扶干部、1名医务人员、1名公安干警的陪同下,踏上了到浙江武义务工之路。

  3月21日,金阳县142名农民工,赴广东佛山和浙江金华。

  ………

  一批又一批的农民工从村寨集结,踏上复工的路。这将是被载入凉山历史的一次庄严的复工——面对疫情,凉山提出了坚持疫情防控、脱贫攻坚、劳务输出“三场硬仗”一起打,劳务输出“百日攻坚行动”启动。

  还在疫情肆虐时的1、2月份,州人社局就成立七个劳务输出工作专班,对应今年脱贫摘帽七县,实现面对面、点对点的劳务输出服务调度。全州人社系统用一个月时间全覆盖走访了23.3余名返乡农民工,了解他们的复工意愿。同时,与佛山、惠州、广州、宁波、金华、温州、湖州等用工市场有效对接,建立机制,掌握前方用工岗位需求等情况,向凉山农民工发布了81.9万条用工信息。

  2月10日,启动农民工务工集中区域“点对点、一站式”定点输出模式。和首批172批次、1.1万人复工农民工同行的,还有83名稳岗干部。

  2020年,凉山劳务输出脱贫在砥砺而行。

  脱贫选择:劳务输出的历史机遇

  通过对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是实现城乡之间的平衡发展的路径之一,这是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通用做法。但把这个路径作为国家战略,并与摆脱贫困结合起来,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着力,则只有我们中国。

  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决定中提出,要引导劳务输出脱贫。以就业为导向,大力拓展贫困地区劳动力外出就业空间。

  就在《决定》出台前的2014年,凉山的劳务输出刚刚实现历史性的跨越——这年,全州转移输出劳务人员近百万人,(紧转02版)

  (紧接01版)实现劳务收入106.22亿元,提前一年完成了2010年作出实施劳务“双百”工程的目标任务。而国家脱贫攻坚中关于引导劳务输出脱贫决策的出台,凉山劳务输出扶贫进入了更为体系化推进的高速发展期,凉山州劳务脱贫的一系列政策设计支持陆续出台。

  2015年7月25日,凉山州委七届七次全会通过了《关于集中力量打赢扶贫开发攻坚战确保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定》,决定把劳务脱贫纳入脱贫战略中进行安排,要求拓展劳务经济促增收,建立健全“三位一体”劳务开发工作体系,到2020年,全州转移输出农村剩余劳动力150万人,实现劳务收入255亿元。

  2018年,州委出台了《关于深入推进我州建档立卡贫困户劳动力转移输出的指导意见》这是凉山劳务输出的纲领性文件。此后,凉山对劳务输出脱贫的政策支持力度不断加强,一系列的配套文件相继出台,仅2018年到2019年,就出台了《关于下达11个国贫县向广东佛山转移输出建档立卡贫困户劳动力目标任务的通知》《凉山州深度贫困县贫困家庭技能培训和就业促进扶贫专项实施方案》。和这一系列文件配套,凉山成立由州分管领导负责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劳动力转移输出工作领导小组,县乡同时建立相应的机构。凉山,建立起了一个从州到县工作领导小组,到乡劳务服务站、村级劳务队的条块结合的劳务输出网络。

  东西协作:劳务扶贫的“绿色专列”

  位于广东佛山的粤海汽车有限公司是一家国内知名清障车制造厂家,产品出口美国、加拿大、日本等20个国家和地区。来自喜德县依洛乡巴格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罗布尔古在这个汽车厂从事焊工工作,是名副其实的汽车制造厂工人。

  到2020年,罗布尔古、拉马阿色夫妻俩已经在佛山南海区务工两年了,罗布尔古每月能挣到7000多元工资。

  现在,他把自己妈妈和两个孩子都接到了南海生活,两个孩子就在当地上学。

  罗布尔古一家成了新佛山人。和罗布尔古、拉马阿色夫妻一样,木里县的向木呷、日木莫夫妻是2018年9月通过劳务输出来到佛山市高明区,他们现在是广东万博电气有限公司的装配工。

  越来越多的凉山人来到佛山,来到我国沿海东部地区,成为现代工厂流水线上的产业工人。

  东西扶贫协作,开出了凉山劳务输出的“绿色专列”。

  201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指导意见》,安排了由佛山市帮扶凉山州,指导意见对东西帮扶的劳务协作提出了具体的意见,要求帮扶双方要建立和完善劳务输出精准对接机制,提高劳务输出脱贫的组织化程度。

  2016年9月1日,凉山州与广东佛山市在西昌召开扶贫协作工作座谈会,会议的主题是进一步贯彻落实广东对口四川凉山州扶贫协作座谈会精神,深化佛山凉山扶贫协作。佛山市接棒广东省珠海市,启动了佛山对口帮扶凉山脱贫攻坚,劳务输出成为对口帮扶的核心支撑。凉山、佛山开始携手打造东西部劳务协作“佛凉模式”。

  “佛凉模式”以“凉山所需、佛山所能”的原则,打造一条劳务扶贫的全产业链条。这条全产业链条立足于精准帮扶,建立起凉山贫困人口的务工需求和佛山企业用工需求两个数据库,针对务工和用工两个需求,通过对贫困群众的职业技能提升、法律知识培训、文化差异教育等一系列政策手段,把两个数据库精准对接到凉山每一户贫困家庭和佛山工厂流水线上每一个岗位上。

  因为有了这条产业链,罗布尔古、拉马阿色,这个凉山出发时的建档立卡贫困家庭,短短两年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罗布尔古成了现代化汽车制造生产线上的产业工人,他的家庭从西部大山里的贫困户变成了有职业和社会保障的“都市人”。

  这是一列开往梦想的绿色专列,始发站是凉山的贫困乡村,乘客是贫困群众,乘务员是凉山和帮扶凉山的佛山等地的党委政府,列车运行的终点是迈进全面小康。

  全程护航:劳务扶贫的“幸福方舟”

  今年6月15日,布拖县这一年第一轮的就业技能全覆盖培训已经培训焊工、砌筑工2376人,这次培训覆盖了全县30个乡镇190个村。与培训同步,布拖县人社局和县就业局还与成都市就业局、江油市人社局以及东西部劳务协作进行对接,汇集各地的岗位信息,建立务工意愿信息库,动员贫困户外出务工。一次培训,几乎涵盖了劳务输出的各个服务环节。

  技能加持,让外出务工的贫困群众“披坚执锐”,这是顺利推进劳务输出的一个关键环节。

  2016年,凉山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牵头制定实施了《凉山州就业技能培训扶贫专项方案》,制定出了5年培训规划,力争实现“到2020年,培训贫困地区农民工2.5万人次以上,订单、定向输出10万人以上,农村贫困人口人均新增工资性收入1580元以上。”

  全流程打通,全流程绿色呵护。凉山把劳务输出服务精准到从用工市场拓展、法律援助乃至路途输送等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

  2017年7月,凉山州驻佛山市农民工工作服务站挂牌,工作站的主要职责是摸底佛山企业用工和凉山农民工求职的信息,搭建劳务精准输出协作平台,培训引导凉山农民工促进融入新的岗位新的城市。

  2019年10月,凉山州法律援助中心驻北京法律援助工作站在石景山区设立。工作站将对京津冀地区务工的10万凉山籍农民工提供法律服务。

  劳务输出到什么地方,服务就跟到什么地方。

  2019年6月,州人社局组织1 1个贫困县人社局前往佛山,与佛山市、区人社局就用工信息发布、岗位匹配、体检要求、稳岗补助、数据统计等12项问题,开展精准对接。作为劳务输出的具体牵头部门,州人社局与广东、浙江及省内各帮扶凉山劳务输出地的相关部门建立起了联席会议制度,形成了通畅的信息沟通机制。这个机制能够根据劳务输出的动态情况,适时进行完善调整。

  2018年,凉山、佛山两地在劳务输出过程中发现,一些贫困群众初到佛山,面临缺少生活费的情况。两地出台了《佛山市——凉山州劳务协作一次性生活补助资金使用管理办法》,给予到佛山市务工的凉山籍群众每人1000元生活补助。

  细致入微的政策呵护,丝丝入扣的精准帮扶,让一批又一批的建档立卡贫困村民,通过劳务输出扶贫改写了自己的人生。今年截至目前,全州输出就业农村劳动力112.86万人,其中输出建档立卡贫困劳动20.08万人;近三年全州累计输出388.27万人次,实现总收入654.26亿元。

  凉山日报(记者罗淙)

  劳务输出:凉山扶贫的诗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