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大凉山 新电商扶贫能做啥?

2020年07月31日 10:55:08 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王飞

  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集区,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因其独特的气候、光照资源,形成了肉类、蔬菜、水果、粮油等众多优势明显的特色农产品。然而因为地势险恶、自然条件恶劣导致的物流不畅等客观因素,当地的特色农产品如甘洛县的黑苦荞、雷波县的莼菜、布拖县的乌洋芋等难以走向更大的市场。

  “拼单助农卡莎莎”,一端连着大山深处,一端连着消费市场,7月16日,拼多多扶贫助农直播间将相距1800公里的佛山和凉山连接在了一起。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广东省佛山市人民政府与拼多多在大凉山联合启动“佛凉协作 云上优选”消费扶贫周,活动由广东(佛山)对口凉山扶贫协作工作组与拼多多牵头举办,将从7月16日持续至7月底。

  拼多多数据显示,本次消费扶贫周,共集合了来自凉山11个贫困县的50多个品种、300多款农产品。截至7月22日,消费扶贫周期间拼多多注册地址、发货地址为凉山的商家订单上涨5倍,超过200款凉山农产品借“佛凉协作 云上优选”消费扶贫周活动完成了线上销售第一单;同时,在消费扶贫周的带动下,“佛凉消费扶贫馆”内农产品诞生了第一款销量破10万的热销产品,销量过万的产品7款。

  地处四川西南,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是脱贫攻坚最难攻克的硬骨头。截至目前,凉山州仍有7个贫困县尚未摘帽,300个贫困村、17.8万名贫困群众尚未脱贫。在拼多多上进行凉山州11县助农扶贫直播,正是此次消费扶贫周的重要落地活动。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收官之年,电商平台已成长为扶贫领域的重要力量。对于大凉山地区而言,电商与扶贫相结合,为当地群众带来了摆脱贫困、发家致富的好机会。在新趋势新潮流之下,电商扶贫创新营销新模式,补齐传统农副产品上行的短板,对于缓解卖货难、助力农业产业发展,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农村产业兴旺,事关农民收入和乡村振兴的大局。通过直播带货、网店售卖等形式,电商在促进农产品采购、营销、渠道等环节上,有效推动了当地农副产业发展。新华网采访了参与本次直播的一线扶贫干部、实现脱贫致富的当地企业家和群众,通过他们的故事,展现电商新力量在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发挥的积极作用。

  电商是好的农货上行手段

  2018年5月,黄礼泉来到凉山州喜德县,成为佛山工作组驻喜德县工作小组组长兼县委常委、副县长。高山土屋、泥泞小路、人畜混居是他对喜德县的第一印象。

  在黄礼泉所在的喜德工作组和当地群众的努力下,两年多过去,喜德县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居住环境发生的变化最明显,基本上大家都住进了混凝土修建的新房子;其次是交通方面,已基本实现村落之间互相通路,车子也能开进去了。”

  佛山工作组等扶贫对口支援力量的到来,为喜德县带来远不止硬件上的变化。“以大凉山的蔬菜为例,这些蔬菜品质非常好,卖不出去的问题是因为缺少渠道,只要我们把销售渠道打通了,这些蔬菜就不愁市场了。”为帮助喜德县农副产品在佛山打开销路,黄礼泉利用回家探亲的时间跑佛山各大农贸市场,走访佛山各主管部门,想方设法让喜德原生态优质农产品摆上佛山人民的餐桌。

  凭借喜德县的自然优势,利用佛山对口资源,喜德工作组顺利打通“凉山产,佛山销”购销绿色通道,直接带动6804名贫困人口增收,这一变化只是凉山州从输血到造血的脱贫模式转变中的一个缩影。

  在跌跌撞撞的探索中,黄礼泉和扶贫干部们开始意识到电商的重要性,“电商是一种非常好的农货上行手段,可以直接把生产者和消费者连接起来,省去很多中间环节,可以在降低成本的同时,让农户获得经济收益,让消费者享受到更健康的产品。”

  为此,黄礼泉做了许多尝试。他开发制作“以购代捐”扶贫APP,着力构建“帮扶单位+贫困户”“企业+贫困村”多渠道产业销售链、建立直销店,销售特色农产品累计销售502.198万元,签约意向性销售合同327.8万元。

  两年来,喜德驻县工作组以来自广东佛山的2.19亿元各类佛山财政、社会资金完成了122个项目,涵盖住房建设、产业协作、劳务输出、医疗、教育民生等方面。

  比如,喜德工作组创新推出“组团式”医疗帮扶,引入佛山三甲医疗资源,建立县乡村三级医疗体系,全面提升喜德医疗卫生理念,为少数民族群众带去科学、健康的生活方式。

  在消费扶贫周的启示下,黄礼泉和喜德工作组正逐步研究在喜德建立电商中心的新模式,希望通过系统化手段,从源头上保障喜德农副产品的标准化。同时工作组也在不断积极拓展市场,借助合作社和成立公司,让更多人融入到电商的氛围中。7月5日,佛山工作组与拼多多联合举办的针对大凉山新农人的电商培训中,喜德县也积极发动当地的致富带头人、建档立卡贫困户以远程方式参与了本次培训。

  “未来我们将借助拼多多这样的大型电商平台,坚持把产业发展作为推动扶贫事业和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深入实施利益链接产业扶贫模式,用科技的力量让更多人脱贫致富。”黄礼泉说。

  “和姐妹们尽快融入‘新电商+产业’新模式”

  李梅是“甘洛县塬源食用菌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至今已与羊肚菌结缘7年。受到电视节目的影响,2014年李梅前往绵阳等地学习羊肚菌菌种制作、播种、管理技术,学成之后租了2亩地就开启了人生新旅程。

  从全职家庭主妇到合作社负责人,从负债20多万到还清贷款,在探索食用菌产业化的过程中,李梅逐渐找到了自我价值,并且为更多“她”创造了就业机会,“羊肚菌种植技术性强,务工需求很大,但劳动强度不高,女性完全可以胜任食用菌各项工作。因此,我聘请的劳务用工95%以上都是妇女,她们每天可以获得100—120元左右的收入。”李梅表示。

  2018年度,因为李梅在带动妇女就业方面有一定贡献,被当地妇联评为“凉山州巾帼致富带头人”,“姐妹们希望不断地扩大种植规模。播种的时候,她们都主动提出弄些菌种在自家小院里试种。这不仅可以综合了解到菌种属性,获得试验综合信息,还能进一步为提高产量获得依据,促进种植技术进步。”

  李梅向记者介绍,2015年合作社成立的时候,只有7名主要成员,经过四年多的发展,已经形成包括15名主要技术人员的规模化团队,还有制作菌种、管理、采收、初加工等方向的工人,发展入股成员达到100余名,其中贫困户29名。”

  2020年,李梅的种植项目获得广东佛山“东西部协作工作组”的认可与支持。“东西部协作工作组”以羊肚菌产业为基础,打造扶贫车间,援助田坝镇人民政府195万元,建设“甘洛县田坝镇羊肚菌综合示范项目”。

  今年5月,广东“佛山禅之旅”通过“东西部协作办公室”的引荐,为甘洛县做了一次直播带货,李梅的羊肚菌也成为直播带货的产品之一,“那次直播,让我真实感受到电商的强大魅力,短短几十分钟的直播,就为我们的产品带来了几万元的销售额。”

  “佛凉7.16拼多多直播”活动让李梅意识到,“新电商+产业”毫无疑问能够带动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必须要尽快融入这种全新商业模式。李梅认为,“通过产品分级与标准化销售,这样能让好的东西卖出好的价格,大大增加收入。此外借助新电商平台与消费者进行直接交流,可以第一时间获得产品信息反馈,对促进产品升级有积极作用。”

  “我们总结了这次拼多多直播带货过程,如果后台操作熟练一些,产品销售量会翻番。”李梅与姐妹们复盘了这次直播,并认为她们的合作社需要更加深刻了解市场需求,准确定位产品,优化经营品类,才能实现效益最大化。

  此外,李梅认为,利用国家优惠政策,把农副产品的下行、上行、物流有机运转起来,可以活跃农村产品市场,提高农户各种产品的种植欲望。“通过拼多多这样的大型电商平台,学习积累电商知识,可以进一步推广我们的产品。”李梅和姐妹们打算联合其他合作社实现资源共享,把大凉山绿色产品推广出去,让更多消费者认知、接受、喜欢大凉山的产品。

  当然,李梅和姐妹们还有着更大的梦想,“我们想建设一个小平台,把农业生产所需要的饲料、肥料、农具等在我们当地进行推广,为老百姓解决农资、物流最后1公里的问题,盘活当地的农村物流经济,让我们的农村经济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得到逐步发展。”

  大学毕业生一心扑在“猪崽子”身上

  1996年出生的陈阳,大学毕业后本可以就职于成都的建筑公司,拥有稳定工作和生活,然而从小被家人教导要热爱大凉山这片土地的她,回到了故乡昭觉县创业。昭觉县是脱贫摘帽的“老大难”,成长于昭觉县的陈阳,特别希望借助自己的力量,让家乡更多人过上更好生活,“我的父亲一直在大凉山做扶贫和公益方面的工作,他非常支持我回来为老百姓做点事情。”陈阳说。

  陈阳的第一个项目是“养猪”。她介绍到,乌金猪的肉质优良、肉味鲜美、口感细腻,广受消费者欢迎。风风火火开启了创业生涯的她,与合作伙伴硬生生在猪场里“驻扎”了一年,“后来朋友们都不约我出去玩了,一是因为我一门心思都在‘猪崽子’身上,二是因为猪场的气味让朋友们望而却步。”

  除非运气非常好,失败往往是创业的试金石。“我们以为生态猪的市场行情非常好,然而在大凉山的市场上,猪肉普遍都是14元一斤,而我们的猪要25元一斤,几大市场的屠夫都不接受我们的猪。”卖不出去猪的陈阳屡屡碰壁,亏光了投入的28万元。

  幸运的是,2017年2月,陈阳的乌金猪生态养殖项目参加了凉山州第四届青年创业大赛,得到凉山州委的重视和支持。她顺势成立了昭觉叶思阳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建立起了公司+合作社+农户的养殖新模式。

  陈阳趁势前行,借着佛山“以购代捐”的扶贫东风,收购猪肉盘活了公司。基于大凉山自然资源,她还开发了苦荞、香肠、腊肉、羊肚菌等纯天然农副食品产品。

  电商成为陈阳的未来发展方向,“公司活下来之后,下一个问题是如何发展,持续为老百姓带来收入和工作机会。我做了两件事,第一,要发挥产地优势,做自己的基地,实现产品标准化和规模化;第二,是拓展拼多多这样的市场化电商渠道,把产品销售给屏幕另外一端的消费者。”

  “今年我们参加了两次政府与拼多多合作的线上直播活动,战绩颇丰。”陈阳表示,从年初到现在,她所有产品的线上总销售额增长到19万元左右。陈阳甚至还亲自当起了代言人,在拼多多平台上,以直播电商、视频宣传片等方式推介大凉山的特产。

  落实到具体操作,陈阳的目标是调整产品结构,做出一款销量“10万+”的热销品,“我们希望能把物流成本尽可能降低,如果我们的苦荞茶能做到‘8块9包邮’,这样产品能得到更多消费者的青睐。”

  “造血式”生长 电商扶贫勇担企业责任

  早在2018年6月,国务院颁布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就提到,实施电商扶贫,优先在贫困县建设农村电子商务服务站点。继续实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动员大型电商企业和电商强县对口帮扶贫困县,推进电商扶贫网络频道建设。

  此次佛凉消费扶贫周,是“三区三州”地区首个以消费为主题的扶贫周,旨在通过线上线下联动的方式将贫困地区的优质农产品与中国消费者进行对接。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国家级贫困县商户的年订单总额达372.6亿元。5月20日,国务院扶贫办和拼多多联合启动“消费扶贫百县直播行动”,佛山对口帮扶凉山的11个贫困县便是此项活动的重点之一。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中国农业大学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小云认为,精准扶贫与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为传统大型电商扶贫助农提供了巨大空间。这些电商先后推出了一系列商品下行、农品上行的模式,电商企业和平台纷纷入驻农村,与此同时,新电商模式不断涌现,直面农产品品牌销售和特色销售的瓶颈。

  当下电商扶贫模式与传统捐赠相比,除了“精准”外,更大的意义在于能实现帮扶地区“造血式”的生长。李小云表示,拼多多在其农产品上行优势的基础之上,把重点放在提升农产品上行的效率方面,依托其社交电商的优势,发展产地直发模式,实现消费者、农户、平台三赢的格局,同时布局“多多农园”扶贫助农项目。快手、抖音等新型电商,正在改变中国电子商务的传统格局。

  从帮助抗击疫情到助力复工复产,从稳就业扩就业到真帮实扶脱贫攻坚,依托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当前如拼多多一般的新电商平台在稳经济、稳民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经济社会稳定发展勇担企业之责。

  凉山日报(来源:新华社网站 谷雨)

  原标题:巍巍大凉山 新电商扶贫能做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