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髻山:山高水长花更艳

2020年06月01日 10:34:43 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李杨

螺髻山草海。本报记者 钟源 摄

螺髻山大草湖。本报记者 钟源 摄

  □何雪松

  常说,蜀山多美景,以奇、俊、险、秀而著称。踏遍雄关漫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剑门关;独享青城天下幽的青城山;更有山高水长花更艳的螺髻山。“隐去螺髻,始现峨眉”、“螺髻山开,峨眉山闭”,螺髻山之名来源于与峨眉山的“姊妹”关系,“峨眉山似女人蚕蛾之眉,螺髻山似少女头上青螺状之发髻”。螺髻山,彝语名叫“延义安哈波”,意为“五百只神鸭栖息地”。据彝族著名史诗《勒俄特依》一书记载,在远古洪水泛滥时期,大地都被淹没,而整个螺髻山就只剩下一只鸭那么大的山峰耸立。

  由凉山州府西昌市向南而行,经邛海,过泸山,从缸瑶翻山到大青梁子,再行30多公里,就到达普格县螺髻山镇。螺髻山游客中心在烟雨蒙蒙中若隐若现,心中有点懊恼和担忧,这样的天气是否能见到螺髻山的全景。又一想,既来之则安之,人少可能更清幽。

  螺髻山位于四川省西昌市、德昌县、普格县境内,总面积2400平方公里,其中主要景区面积1083平方公里,主峰海拔4359米。由大小30多个海子组成,常年保持着冰川时代的原始风貌。

  多年前也是带着孩子游玩过螺髻山,那时还是老索道,晃晃悠悠地爬上去要40多分钟,云里雾里看花终隔一层,还提心吊胆的。而今孩子也长大,亭亭玉立成人了,昔日的索道也换新了,上山10多分钟就到了。

  游览车从游客中心出发,在山腰中兜来转去,时而急转,时而爬陡坡,慢悠悠地往景区中心前进。一路上,雾锁山头,在车辆周围飘来荡去,似襟飘似舞带。好奇心起,想伸手捉住,看似在眼前,可手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索道缆车前,被浓雾紧锁,山上山下浑然一体,五十米之内,朦朦胧胧的一条路,分不清东南西北。没领教过螺髻山的雾,你算是白来一趟。寻雾而来,望山即上,浓雾在景区一时挥散不开,坐缆车也看不到全景,索性走便道,5公里的山路。

  登山而行,对山里人来说是小儿科,可对于一个常年疏于锻炼身体的人来说,那可就有得受。闻听山里杜鹃花开得正旺,对于一个喜好大自然,喜欢摄影的爱好者来说又是莫大的吸引。都说风雨过后就是彩虹,迎难而上就是去追随那最美的彩虹。

  雾,一路紧随身旁,湿了发丝,润了脸庞,粗声的喘气,迸发的汗水却挡不住凉凉的感觉。雨后的山林格外清爽,小径石阶上的枯枝败叶被雨水冲洗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大口地呼吸着,在天然的养吧里畅行。

  一路闻听水声,望眼去,看不见河流,茂盛的枝叶阻隔视线,惟见摇曳在树枝上的苔藓,氤氲之息的雾,尽情地演绎人间天堂的静美。

  5公里的山路在脚下慢慢缩短,又被急剧袭来的疲惫延长。疲乏的双腿不时又被美景打住,喘息之余忙按下快门,把精彩绝伦的瞬间一一记录下来。经过一碗水,向上,再向上,顺着流淌的河流,迈向山高水长的螺髻山。

  花在潮湿的空气里优雅的盛开,向上一段路又是不同的花色。惟一不变的是山水相伴,苔丝悬挂,苔藓妖艳的变换,绿色的、金黄的、粉红的……真是一花一世界啊!

  天公似乎通灵气,终于在快到冰碛石刻时露出柔和的阳光来,遥望山下,浓雾填平沟壑,大山之前就是一马平川。身后的树林与流动的云彩浑然一体,斜斜的阳光沐浴,山中有你,林中有我,相濡以沫,这就是最长情的陪伴。

  走走停停,山路一直向上延伸,这里有比泰山更为绵长的山道,有更优雅的风景,如藏在深闺人未识。

  虽然已进入初夏,山里的5月却是春天的开始。满山的鲜花正盛开,这里就是一个植物王国,好多五颜六色的花朵虽然叫不出名字的,却各展千秋眼熟得很。

  黑龙潭作为景区最大的海子,也是

  景区的中心点,瀑布式的流水、妖冶变幻无常的浓雾、阴晴不定的天气。阳光满照时,一件单衣可行,遇到风送浓雾之际,得赶紧把羽绒服套上。雨,可像如来佛祖的拂尘,沾手就来。

  向上,依然是群山环抱,连绵起伏的山脉直插云霄,有蓝天白云连成一片、浑然一体。跌宕得山谷里,一个转弯就是一个景点,一个景点就是一段传说,详尽地讲述出那动人的传说。

  传说在很久以前,彝族英雄支格阿龙生活在螺髻山,这里山高水长,与世隔绝,仿佛就是桃花源第二。支格阿龙和安哈阿格相亲相爱生活在螺髻山,宁静幸福的生活却被外来的侵略者所破坏,英勇的支格阿龙为了保卫美好的家园,率众奋勇抵抗,顽强地击退侵略者,最后英勇牺牲。

  痴情的安哈阿格整日以泪洗面,思念心中的阿哥,最后以神的化身守候在仙草湖。幽蓝的水草就像安哈阿格长长的头发,水中晃动的云彩如美人的泪水,长久的注视,泪也盈眶。

  响石堆前,千百年的古树耸立苍天,如塔里木的胡杨,千年生,千年死,还有千年的根魂在。仿佛支格阿龙的英雄形象就在眼前,旌旗飘飘、刀光剑影的惨烈战争就在身边,保卫家园,保护自己心爱的人,铮铮男儿挥泪作别。

  遍野的杜鹃是英雄的花,彝族的索玛花,献给英勇的支格阿龙,献给保卫家园的战士,献给默默守护的家人。花随着季节的轮换开落,美丽动人的故事一代代口口相传。

  曾听一个驴友讲,旅行的真正意义在于“入乡随俗”。是的,踏入螺髻山,就得探寻彝族人的历史。听他们说,曾由本地山民做向导,由西昌市安哈镇螺髻山的后山而上,经过三天三夜,在原始丛林里、在主峰4359米的山巅下穿梭,最终还是迷了路,下山的路也变成普格螺髻山镇的前门,与上山是两个方向。螺髻山的大,不为常人所知,螺髻山的神秘还需勇敢的驴友继续探寻。

  望不尽的山,看不尽的景,流不尽的水,带着大山的情怀,一路欢歌笑语。那美人发髻,似也展露出青春的容颜。

  螺髻飞雪喜迎春。又一次登上螺髻山,与上次不同的是,前次登上螺髻山是在春末夏初的时节。那时山花烂漫,百鸟争鸣,炎热的空气里还保持着春的气息。这一次是在冬末春初的日子里,新年巧遇立春和除夕同一天,难遇的“龙花会”、“谢交春”,更添别样景致。

  没见过冬天的螺髻山。原以为山上除了寒湿阴冷的天气外,就是荒草满山,再不就是枯枝败叶,朽木遍野。万万没想到,登上螺髻山景区,皑皑白雪映入眼帘,原来那个绿野仙踪的世界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童话般的白色王国。

  雪,对于一个生于南方内陆城市的人来说,实在是太稀罕至极。西昌,这个春天栖息的小城,一年四季都像春天般温暖,所以下雪的天气实在太少,不像北方一到冬天就是冰雪的世界。喜好雪,可能还跟父亲取名有关,名字中的那个“雪”字让自己爱屋及乌吧。

  能在气温二十三四度的艳阳天里踏入冰雪世界的螺髻山,实在是幸事,而且还是在新春佳节的日子里,喜相连,心花怒放,更是眉飞色舞。缆车上,远远地望见山角边,树林下低矮的灌木丛里,白雪铺地,心里就是一阵兴奋,手中的相机高举,透过玻璃拍得来蓝蓝的天,白白的积雪,还有绿树苍天。

  想急切地见到那一片雪域,以前都觉得特别快的缆车好像变得慢下来,当缆车大门打开的一霎,立即向屋外的雪地奔去,“哇! 哇! ……”口中在惊叹,身子没停下,一个疾步,冲向缓坡,顺溜出去。“哈哈哈,哈哈哈……”柔软的干雪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滑过之后,留下一道深深的凹槽。明媚的阳光倾洒在雪地

  上,晶莹剔透,无数的光斑反射,在相机里折射出五彩缤纷的画面。

  众人皆被眼前的冰雪世界震惊,相继被感染,探出脚,小心翼翼地走上林海中的这一片雪原,或轻轻地抚摸,或掬一捧松散的雪花,向天空中抛去,感受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旁边的好友举起手中的相机,屏息呼吸,惟听见快门“咔咔咔、咔咔咔……”一阵响不停。

  世界停下了匆匆脚步,静止的画面把美好定格,雪人堆砌得惟妙惟肖,更有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动物与想象中的那般契合,看那翘首以盼的小狗,守候在螺髻山高原的大门,附身欲跳的小兔子乖乖,回首眺望的老牛……

  如果不是身临其境,无法体味得到如此美好的景致。好后悔没有一双冰鞋,不能去体验那冰瀑上攀爬的感觉。无奈只能手脚并用,却好半天也爬不上去,悻悻的无功而返,心有不甘回到栈道。

  冰雪里,那横七竖八的一根根朽木也变得妙趣横生,又见相亲相爱的彝家少男少女,又现捍卫家园的英雄支格阿龙的身影,树桩前,举杯欢庆的相聚;悬崖峭壁上,曾经的刀光剑影旌旗猎猎……螺髻山俏丽的风光又以冰雪的世界展现出来。

  阳光、海子、还有猎猎春风,点缀在索玛花下,傲立的雪松树上。置身于雪境内,仿佛步入童话世界里,白色的环境中,天空都蓝得如印染的丝绸,纯朴、纯真、纯洁在每一个角落,每一分,每一秒。小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大人们发自内心的享受,把粗重的喘气声留给山野,深深地吸进富氧的新鲜空气,一进一出间,吐故纳新着螺髻山的舒爽。

  自然力量带来的震撼,就这样留在心底,直到永远。

  (凉山日报)

   原标题:螺髻山:山高水长花更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