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联播 成都绵阳德阳自贡攀枝花泸州广元遂宁内江乐山南充宜宾广安达州巴中雅安眉山资阳阿坝甘孜凉山双流新都阆中
四川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凉山  >  医药卫生
  • 追名逐利是技术成长“死穴”
  •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6-10-26 10:41来源:健康报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特快

    □本报记者 王潇雨 崔 芳 孙 梦 谭 嘉 程守勤□

    医疗技术不断突破,为临床诊治手段提供了更丰富的选择。但医疗技术的不规范使用也带来了许多社会问题。多种医疗新技术被无序滥用背后隐藏的各种利益驱动,则显得更为复杂、更加耐人深思。高额广告费+盈利冲动“目前国内临床新技术运用出现的大量问题,根本原因之一是过度商业化。”清华大学医学中心细胞治疗研究所所长张明徽说,新技术的成熟过程,是从动物实验开始的,一步步验证安全性、有效性等,通过数据验证理论假设,不断剔除不适应的症状,验证适应范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比如,免疫细胞治疗技术已经研究30多年了,还在不断提升改进。一旦在这个过程中加入急功近利的商业冲动,就很可能会扩大适应证选择范围,产生无法预知的危害。张明徽认为,近年来引发业内外高度关注的“干细胞治疗乱象”就是典型例子。细胞治疗是复杂的医疗技术,把握好这项技术需要临床、细胞学、制造学等团队合作,治疗的过程是研究者、治疗者、生产者三位一体的紧密合作,在这一过程中,如果有商业因素加入,极有可能做出简单化的处理,贻害无穷。“比如,所谓的干细胞治疗脑瘫,在动物实验阶段还没有确切依据,怎么能使用于临床?”男科领域的阴茎背神经选择性切断术被滥用,商业利益同样是最大驱动力。该手术在正规医院全部费用不到1万元。在民营医院,却往往高达三四万元以上。一位民营医院的院长告诉该技术的发明者、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男科专家张春影,为了利益,该民营医院不惜在各种媒体上铺天盖地地大手笔做广告,而这份花销当然最终会由患者埋单。“每位患者到我们医院,至少背着2800元~3500元的广告费。我要先赚回来这些,还要盈利。”该院长表示。“喜新厌旧”与“嫌贫爱富”“在商业气息蔓延的现实中,许多三甲医院都在争创自己的特色,搞差异化竞争,都想利用新装备、新技术来获得更多患者的青睐。如果医院的伦理委员会再审核不严,就难免会造成临床乱象。”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政策评估室副研究员肖月说。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保卫处主任、副研究员吴洪涛认为,医疗机构盲目购置大型设备、引进先进技术,另一个直接后果就是,一些收费低廉、疗效确切的适宜技术难以推广,甚至被迫淘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胡大一说得更直接:中国的医疗属于典型的“喜新厌旧、嫌贫爱富”,大家都乐于用成本最高、最新的技术。究其原因,我国医疗行业以药补医的机制,使得医院有很强的冲动引入最新、最贵,甚至疗效还不确切的技术。加上医疗信息发布杂乱无章、良莠不齐,往往把生物技术说得非常神奇。“这就好比,手里拿锤子的人,看什么都像钉子。尤其一锤砸下去,还有黄金冒出来,挥起锤子砸钉子的积极性就更是空前高涨了。”非理性需求让患者一叶障目一位曾尝试过干细胞美容的陈女士向记者坦言,她曾在40岁生日时花了20万元尝试了一个周期的干细胞注射,但除了面部发烫之外,并没有其他改变。陈女士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也后怕了起来。她看到不少经历类似的求美者注射之后却遭遇毁容。“广告中信誓旦旦称干细胞注射技术能除皱、减肥、祛疤,安全有效、治愈率高、毒副作用小、有无数的成功先例等,这样的诱惑性话语,刺激了我们对这些技术的非理性需求。”40岁的刘女士前不久因晚期乳腺癌不幸离世。据家人介绍,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中,她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治疗方法,其中就包括免疫细胞治疗,尽管医生已经明确告知现有的治疗方法难有效果。但刘女士的家人还是觉得,她还这么年轻,孩子还在上小学,总想再试试,万一有奇迹呢。打听到免疫细胞治疗不错,刘女士一家花费数万元进行了治疗,“效果不好不坏”。魏则西事件发生后,医院停止了免疫细胞治疗,刘女士和家人又开始四处打听还有没有更新的治疗技术。“这些治疗到底有没有用也不清楚,但总不能就这么放弃吧,试一试说不定就有用呢。”她的家人事后告诉记者。身处病痛与绝望中的患者对健康和生命的渴望,当然不应该受到苛责。但有关专家表示,很多患者及家属的非理性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新技术的滥用。事实上,大部分的临床医生会遵循医学规律,把握好适应证,积极与患者沟通,使患者对疾病预后有合理的期待。“理想化的诊疗模式是医患共同决策,但这一目标的实现还有待进一步推进。患者教育的推进,医患关系的改善,公民科学素养的提高,都是避免患者误入歧途的积极因素。”张明徽说。

    (健康报)

    原标题:追名逐利是技术成长“死穴”

相关新闻